虫二

碍口识羞,无所事事,废柴少女,不暇思索

一个刷题时的脑洞,无cp向,勿刷cp
假如凹凸大赛有话剧表演

  裁判球:诶,今天请你们本色出演骑士和海盗。

安/雷:好啊

  安:你能解释一下,剧本里的我将骑着骏马讨伐恶势力,我的马呢??

  雷:我的船呢?

  裁判球:经费都拿去修大厅了好伐,哪有钱给你们租货真价实的道具!

  安:那怎么演?!

  裁判球:简单啊,没马的装有马,没船的装有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考验你们演技的时候到了!

  安/雷:我听你放屁

(默哀中)

出自高二的当代中学生报,因为是刷题卷子被画的很乱。尽力看吧
第一遍的时候根本没注意到这个,批改答案的时候才看到,感觉像捡到宝了
马赛克请无视
那个猥琐的表情是我画的

抛锚(2)

C2

  银发男人的村子靠近海边,这里的村民靠海吃海,村后又有茂密的森林,这个村子的地理位置可谓十分优越了。

  银发男人骑着车,回头对坐着的土方说:“我叫坂田银时,是一名地质勘探家,”看着土方点点头,接着讲“一年前我从日本的A大地理系毕业,正好有一个美洲地质研究课题,我就接了。”
 
  土方很吃惊,问“A大?那说起来我还是你学长,我在金融系。”
“莫非你就是土方十四郎?”
“我就是...”
“真吓我一跳,我大学倒是没见过您,只是听大我一两届的人给我讲你的故事。”
  土方微微笑下,“不用带敬语,我们差不了几岁。”

  银时没接下话茬,骑着车灵巧的穿梭在窄窄的街道中,有几个小姑娘看见他,热情的把刚采摘的鲜花抛向他,露出腼腆又激动的笑容。

  土方正感叹这人的人缘真好的时候,他们又拐了个弯儿,然后停了下来;银时带着土方进去,一个老人坐在那。

  银时向他说明来意,原来这人是村上帮助修理汽车的工人,正好有拖车,老人表示愿意帮助他们。

  这些事情都准备妥当以后,银时载着土方去了他家,“有点乱,别介意。”

  土方摆摆手,说他表示理解。
  银时家其实不乱——普通原住民居住的房屋,里面没有电视,只有相机和笔记本,放在一个桌子上,椅子背上搭着一件外套,桌子上也没有普通男孩该有的啤酒瓶,和乱糟糟的外卖盒,烟灰缸也没有;也可以说银时不喝酒,不抽烟,行为跟他的发色一样干净。

  一张普通的床,床头摆着一个小小的相框,土方好奇的走过去,橘发女孩和黑发男孩冲着镜头笑的开心,估计是弟弟妹妹吧。

  银时看土方那么在意那个相册,就说,这是我资助的学生。一个叫神乐,一个叫志村新八。
  “资助?!” 土方惊讶的回过头抛给银时一个疑问脸,“我家,可以说稍微有那么一点点钱啦,我不喜欢钱,他俩喜欢,但是没有,我就给他们了。”

  富家公子啊,这样一干二净的出来混也是很让人吃惊的啊。银时看了眼土方的眼睛,接着说“我不喜欢有很多累赘,家里太闷了,又无趣,每天都是干巴巴的脸,还有堆满褶子的笑容,有点胃疼,我就滚出来了。”

  土方抓抓耳朵,说“看来咱俩差不多。”

二人彼此交换一个大男孩之间神秘的微笑。

Tbc
我竟然真的写后续了。

抛锚(1)

  私设有
  ooc严重
  感谢食用

  抛锚-C1

  被风扬起来的黄沙在天上飞舞着,和不知名的鸟一起,伴着夕阳。一起看着公路上那辆沾满尘土的吉普车,土方烦躁的站在车旁,手里夹着一根快要燃尽的香烟。

  他辞去了工作,辞别了老友,辞别了他生活了将近30年的故乡,开始大摇大摆的周游世界。

  他乐此不疲的开着他那辆破旧的二手吉普,发动机里发出的吵杂的声音并没有影响他赏车窗外美丽风景的心情,但他如果知道这声音如果是一切糟糕事情的开端,他一定会提早的做出决断。

  他的车子抛锚在了北美洲的某条公路上,这是他周游世界的25天。更糟糕的是,他的手机显示着无信号。土方忍着砸手机的冲动,又猛吸了一大口烟,狠狠地把烟蒂摔在了地上。他从后视镜看到憔悴不堪的自己,用手干搓了几下脸,抖了抖全是褶皱的衣服。

  现在是下午18:42分。太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沉着,土方已经决定睡在车里等明早再做打算。

  他转身想去拿后备箱里的被子,一道光掠过,土方有点兴奋,他惊喜的发现有人发现了他,他冲那辆车挥挥手,那辆车在他身边停住了。

  是一个骑着银灰色摩托车的人,发色是罕见的银白色。或许是染的,走个洋气。

  那银发的人看土方拦住他便靠着道边慢慢停下,用流利的日语张口问道:“小哥你有事?”

  土方惊奇于他也是日本人,回答说“我是来旅游的,我的车现在抛锚了。”

  银发男人说“我就在这不远处的村子里住,你要不要搭个顺风车?那可有修车的。”

  土方点点头,那银发男人扔给他一个头盔,让他上车。

大概有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