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二

碍口识羞,无所事事,废柴少女,不暇思索

抛锚(2)

C2

  银发男人的村子靠近海边,这里的村民靠海吃海,村后又有茂密的森林,这个村子的地理位置可谓十分优越了。

  银发男人骑着车,回头对坐着的土方说:“我叫坂田银时,是一名地质勘探家,”看着土方点点头,接着讲“一年前我从日本的A大地理系毕业,正好有一个美洲地质研究课题,我就接了。”
 
  土方很吃惊,问“A大?那说起来我还是你学长,我在金融系。”
“莫非你就是土方十四郎?”
“我就是...”
“真吓我一跳,我大学倒是没见过您,只是听大我一两届的人给我讲你的故事。”
  土方微微笑下,“不用带敬语,我们差不了几岁。”

  银时没接下话茬,骑着车灵巧的穿梭在窄窄的街道中,有几个小姑娘看见他,热情的把刚采摘的鲜花抛向他,露出腼腆又激动的笑容。

  土方正感叹这人的人缘真好的时候,他们又拐了个弯儿,然后停了下来;银时带着土方进去,一个老人坐在那。

  银时向他说明来意,原来这人是村上帮助修理汽车的工人,正好有拖车,老人表示愿意帮助他们。

  这些事情都准备妥当以后,银时载着土方去了他家,“有点乱,别介意。”

  土方摆摆手,说他表示理解。
  银时家其实不乱——普通原住民居住的房屋,里面没有电视,只有相机和笔记本,放在一个桌子上,椅子背上搭着一件外套,桌子上也没有普通男孩该有的啤酒瓶,和乱糟糟的外卖盒,烟灰缸也没有;也可以说银时不喝酒,不抽烟,行为跟他的发色一样干净。

  一张普通的床,床头摆着一个小小的相框,土方好奇的走过去,橘发女孩和黑发男孩冲着镜头笑的开心,估计是弟弟妹妹吧。

  银时看土方那么在意那个相册,就说,这是我资助的学生。一个叫神乐,一个叫志村新八。
  “资助?!” 土方惊讶的回过头抛给银时一个疑问脸,“我家,可以说稍微有那么一点点钱啦,我不喜欢钱,他俩喜欢,但是没有,我就给他们了。”

  富家公子啊,这样一干二净的出来混也是很让人吃惊的啊。银时看了眼土方的眼睛,接着说“我不喜欢有很多累赘,家里太闷了,又无趣,每天都是干巴巴的脸,还有堆满褶子的笑容,有点胃疼,我就滚出来了。”

  土方抓抓耳朵,说“看来咱俩差不多。”

二人彼此交换一个大男孩之间神秘的微笑。

Tbc
我竟然真的写后续了。

深夜心事

.电台play
.双警察
.双向暗恋
.两个直男谈恋爱
.节奏很慢,告白更慢
.对话流水账系列
.无聊产物
.用词不当欢迎指出
.食用愉快

深夜心事。

白&李:欢迎收听深夜心事
白:我是白起。
李:我是李泽言。

白: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春节,在这里我祝大家新年快乐。
李:狗年大吉。

白:前些日子因为春节,局里真是忙的晕头转向,所以一直没有继续节目,先给大家道歉。

李:这次白警官勉强很尽职尽责。

白:什么叫勉强,我一直都这样,最忙的要数除夕那段时间了,还有个情人节来凑热闹,我就站广场看着他们来来往往的秀恩爱。

李:谁让你非得去广场,自作自受。

白:我是觉得广场人比较多啊,容易出危险,我亲自来比较好。

李:哼。

白:除夕那天我和李警官也没有闲着,忙到晚上九点多才下班,春晚也是接一半看的,吃了顿速冻水饺,芹菜猪肉馅的饺子我给好评。

李:其实,我可以包点饺子的。

白:我信你的手艺,但是我想咱俩那天忙一天,我懒得弄,也别麻烦你了,好好休息得了。

李:这就是你学妹拉你出去跨年你也没去的原因?

白:嗯,一半吧。

李:哦...

白:唉,制作人跟我说,最近小纸条比较多,让我抽几个念念,然后给她们回复一下。

李:那你就念吧。

(拆信的声音)

白:那我念了啊?第一条“白起你好帅啊,我想给你生猴子!”

李:......毫无意义。

白:至少表达了感情...

李:那我看你怎么回。

消音时间

(我快忘了我这个坑了)
(春节期间写的,现在发是不是很晚了...)

一件小事的后续

一件小事的后续。
我和我爹的日常
只是记录现实生活,跟游戏牵扯不算很多。
捅了李泽言窝系列。

  上回书说到,我玩了这游戏以后泡到了妹子抽到了几张ssr,从此走上了人生巅峰。(不)
  但是,我就是抽不到李泽言的卡。
  r卡也算!

  快过年了,我回家过年,我爸是个老游戏迷,我爱打游戏的毛病就是他惯出来的,他看我玩yys,也跟着玩,看我玩青蛙,他也养一个,还用我名字!好气哦,但是不能说出来,不然我就要被他在游戏上虐了。

  一天晚上我俩坐在沙发上,他看电视,我玩野男人,他往我这瞟了一眼,看到我在那抱着李泽言生日约会剧情痴汉笑,捅捅我,问我这什么游戏。

  开玩笑,我怎么可能告诉你。
  好吧最后还是告诉他了,还帮他下载完注册了账号,他还嫌弃我慢,西八,我不想认这个爹了。

  他就在那做任务,一边嘟囔“这男的没你爸我帅”“这撩妹技能不会很尴尬吗”

  我一脸你不愿意玩就不玩嘛不要“诋毁”我男朋友。过了一会,奇迹发生了,我爸一开始的嘟囔慢慢少了,最后他沉默了,我看了一眼,差点没笑死,他就死盯着屏幕上的字,正好是李泽言说的嘛,然后,抬头给我来一句“这小伙儿不错,有胆有识。”

  我这么多年第一次觉得我爸说了句正确的无法反驳的话。

我就看着我爸在那玩一个乙女游戏,还津津有味。后来太晚了,我就睡了,我跟我爸说这个游戏的卡要升级,不会的我明天教你。我老爹给我摆了一个OK手势,连话都懒得跟我说了。

  然后我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我一起床,看见我爸还在那玩嘛,我就过去看看,我爸说他看不懂,让我帮他看看这些卡属性怎么样,我以为我爹让我看一堆r卡嘛我也没想太多,随便点开羁绊一看。

如果那天,平静无风...如果,他从未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狗屁啊!我看见了什么。
李泽言.交缠视线
李泽言.深夜心事
李泽言.世界之外
???Hello?exm?WTF??

  我颤抖的把手机还给我爸,我问他你昨晚经历了什么,他说他看首充送卡,就充了一个188,然后抽到了这些。

......

  欧皇的世界我不懂。等等你竟然氪188?我怎么记得你上次给我买的卫衣还超不过100而且还是在店家疯狂打折的时候。
  孩子不如游戏系列。

  我爸又给我补刀,说他运气不好,金币什么也没抽到,那个深夜心事是拿花换出来的 他说他其实抽到的是交缠视线和星之海...
  我再一看还真有,附加好几张许墨和白起的sr,我强忍着要原地爆炸的心情,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冷静这是我爹我不能打他。

  后来,我抱着养好号了就盗他号的想法教他玩这个游戏。

  再后来?他,当着我的面,抽到了眷恋海风。
 
  现在我爹,坐在我旁边,看着他自己的那几张李泽言,还跟我显摆。
  呵,男人。

  抽到眷恋海风以后过了几天我就把我爸号给盗了。
  现在他还不知道呢,哈哈哈哈。
  等等,爸,你不是去相亲了吗,什么,你什么也没看见,我没呀,我真没有盗你号啊#%@2~!(;“”)*?#、^
 

  -fin

一个段子

-私设白起小哥玩了卧底
-有老李一见钟情,暗恋的闷骚设定
-xjbx系列,一时脑洞,不会续更

  这是李泽言第四次看到那个地铁怪人。

  他一句话不说,穿件灰色大衣,帽子遮住了他的表情,抱着一把破烂吉他,在人来人往的地铁站上,歌唱着不知名的歌。

  李泽言可不信他是什么狗屁怪人,从他偶尔瞥见的那人所戴的手表可以看出,这绝对是个有来历的人。
他可不是故意盯着人家手腕看,只是偶尔瞥见,偶尔。
 
  李泽言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注意一个和自己无关的人,来往的小女生总是欣赏他的歌声,拿出钱包的时候,那人总是推开,淡淡的谢谢。

  怪人。

  李泽言总觉得,这人戴着的帽子很碍事,他讨厌他看到的东西有所遮掩,他是个愿意打直球的人。
  后来有天晚上,他下班晚,看到了准备走的他。
 
  或许是夕阳太过温柔,他摘下帽子,栗色头发被夕阳笼罩着有淡淡的光,他微微甩头,深深呼了一口气。似乎看到有人看他,他也毫无顾虑的回看回去。

  看到了一个急急忙忙收回视线的精英人士。

  他微微笑笑,冲李泽言摆了摆手,背起吉他就走了。
 
  后来,李泽言又一次路过那个地铁站,看到一个穿着灰色大衣的栗发男人制服了一个面相凶恶的人。
 
  大惊小怪。

  再后来,李泽言就再也没看见他。

  后来他家里失窃,李泽言报了警,来的警察是他。

  “你好,我叫白起。”
 
  找到你了。

-fin

抛锚(1)

  私设有
  ooc严重
  感谢食用

  抛锚-C1

  被风扬起来的黄沙在天上飞舞着,和不知名的鸟一起,伴着夕阳。一起看着公路上那辆沾满尘土的吉普车,土方烦躁的站在车旁,手里夹着一根快要燃尽的香烟。

  他辞去了工作,辞别了老友,辞别了他生活了将近30年的故乡,开始大摇大摆的周游世界。

  他乐此不疲的开着他那辆破旧的二手吉普,发动机里发出的吵杂的声音并没有影响他赏车窗外美丽风景的心情,但他如果知道这声音如果是一切糟糕事情的开端,他一定会提早的做出决断。

  他的车子抛锚在了北美洲的某条公路上,这是他周游世界的25天。更糟糕的是,他的手机显示着无信号。土方忍着砸手机的冲动,又猛吸了一大口烟,狠狠地把烟蒂摔在了地上。他从后视镜看到憔悴不堪的自己,用手干搓了几下脸,抖了抖全是褶皱的衣服。

  现在是下午18:42分。太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沉着,土方已经决定睡在车里等明早再做打算。

  他转身想去拿后备箱里的被子,一道光掠过,土方有点兴奋,他惊喜的发现有人发现了他,他冲那辆车挥挥手,那辆车在他身边停住了。

  是一个骑着银灰色摩托车的人,发色是罕见的银白色。或许是染的,走个洋气。

  那银发的人看土方拦住他便靠着道边慢慢停下,用流利的日语张口问道:“小哥你有事?”

  土方惊奇于他也是日本人,回答说“我是来旅游的,我的车现在抛锚了。”

  银发男人说“我就在这不远处的村子里住,你要不要搭个顺风车?那可有修车的。”

  土方点点头,那银发男人扔给他一个头盔,让他上车。

大概有后续。

一件小事

注意:
·现实生活记录
·真非酋日常
·没有特别多人物描写,只是想记录一下和自己好朋友打游戏的感受
·不喜勿喷
·感谢

  我是一个爱好打游戏的人,基本上什么样的游戏都曾经玩过一段时间,然后就弃了。隔壁宿舍认识了一个妹子,混二次元,沉迷小哥哥,可能爱好差不多,就聊得来了。

  后来,她给我推了恋(氪)与制(野)作(男)人,我就下了玩,她跟我讲,说里面有个叫许墨的人特别温柔特别帅,超级喜欢他,不过就是抽不到他的SSR,我玩游戏不算非,拿yys来说,SSR图鉴还差最近几个新出的式神了。

  我拿了首充送的钻,抽了三次,第一次应该是一个r卡,没太在意,第二次也是,第三次,我抽到樱落无声......

......

  然后你们可以想象到,我家妹子当时是怎么炸起来的...恨不得掐死我那种。好吧其实已经动手了...

  然后一天没理我,心很累,伐开心,想要抱抱,好不容易哄好了她,没几天,我又中了星与眸...
  没错,真的,没骗你,还是每天免费那次抽到的。尽管这个卡属性感觉不好 四舍五入就是我的英雄了。
  我家妹子看了一眼只来了句万恶的欧洲人,还好她不萌白起...不然我觉得我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于是每天我俩就开始过着没羞没臊(划掉)的生活,她喜欢看剧情,我就努力刷关,现在打到第八章了,她没事就给我剧透,我也挺喜欢她讲的,她喜欢氪500送的那个许墨sr,我忘记叫什么了,我就没事氪点,已经领完了。

  可能会问我喜欢谁,我喜欢李泽言吧,毕竟人长得帅,又有才(钱),还跟我一个姓,哈哈哈,不过,我就是抽不到他的卡,李泽言绝缘体,就是我。

  哦,怪我咯!懂不懂追人很辛苦嗷,自打喜欢上李泽言,我就开始天天跟个神经病一样,抽卡前先喊一句:“出来吧,李泽言,让我来对你酱酱酿酿!”。

然后。
“许墨·养你”
......
再来!
“白起·诚心教学”
我...

  大概我是个假的吧。

  有次维护,送了几张金币券(我忘记叫什么玩意了反正可以抽金币阁),就让我妹子抽奖玩,结果,第一张就来了李泽言SR卡...,整个楼里就传来她杀猪般的笑声。

  我,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我看着自己的背包,李泽言.买的那张我已经攒了二十多个碎片,我安慰自己,没事,还差五十多个,我就有了。

  讲道理,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当我拿金币单抽到周棋洛的花舞以后,我就彻底明白,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的这个真理了,最后我算是彻底放弃李泽言了。
  更何况,我已经有了不少ssr,还泡到妹子了,无所畏惧。
-fin

ps:其实我还是想要李泽言。

深夜心事(深夜电台)

.电台play
.双警察
.双向暗恋
.两个直男谈恋爱
.节奏很慢,告白更慢
.对话流水账系列
.无聊产物,ooc是日常
.用词不当欢迎指出
.食用愉快
 
“欢迎收听深夜心事。”

白&李:“我是白起”“我是李泽言”

白:对没错,我就是你们的男神。

李:你在十一点多这么说自己?觉得没人会听见么?

白:你可不懂了吧,这个点儿还来收听人民公仆的双人相声的绝对是死忠粉啊,一看都是冲我来的。

(说着拍了拍李泽言的肩膀)

李:别碰我,厚颜无耻。

白:怎么着,不服,李警官是想在晚上老地方切磋么?

李:现在就是晚上。

白:...不怼我行不行,现在开始第一条新闻,我市公安局近日抓捕一名暴走evol,抓捕该犯人时对方正准备袭击一名女生,好在被英勇无比的我——嘶你别掐我疼疼疼,被我和我帅气无比温柔大方恋语公安局警草的搭档李先生制服了。

李:顺带一提,白警官收到了被救女生做的布丁。

白:切,那是我学妹,我开心。

李:好白菜都让...

白:你别说话!

李:总之,近日像暴走evol袭击群众的事情不断,希望广大群众不要在深夜随意出门,尤其是落单的女孩子。

白:李警官竟然这么贴心,妈妈桑我好感动...

(白起的惨叫已经持续五分钟)

李:下一条新闻,我市年轻多才颜高腿长动不动就撩人的天才科学家许墨已经研制出调整人体evol基因数量的试剂。

白:这是谁写的文案...

李:制作人。

白:这个迷妹...你也真配合她。

李:拿钱办事。(抠鼻)

白:等等我怎么一瞬间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李泽言你不能崩人设啊抠鼻是什么鬼,你现在是恋语市警察才不是万(哔——)的废柴旦那好不好!

李:你已经崩了。

(白起气到昏厥)

白:其实我一直想问,你觉得未来人类身上的evol基因真的会消失吗?

李:嗯,不好说,以大众眼光来看,大部分人是希望evol早些消失才好,因为这个对人身体造成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而且,对于他人的人身安全也是有很多危险,不过这是大众流,我自己觉得应该不会彻底消失。

白:为什么?

李:因为许墨要靠它吃饭。

白:...你考虑下我们下次同学聚会怎么面对许墨吧...

李:没关系。

白:下一条新闻,某个娱乐网站称被黑客攻击,大量娱乐新闻秘密丢失。目前没有任何一个黑客组织宣布对该事负责。

李:都窃走什么新闻了?

白:很多啊,尤其是周棋洛的,听说除了基本信息,以前攒的猛料都被盗走了。

李:这个黑客也是无聊透顶了。

白:我也觉得,但是一想到这个城市有这么过分的黑客,我就想抓住他。

李:嗯,对了,你听说过Key吗?

白:略有耳闻。

李:据说,这次案件是他干的。

白:怎么可能?不是说他是一个很高冷的人嘛?怎么会管这些舆论新闻的料子?

李:我看了眼网上评论,他曾经为了看漫画结局,把漫画家电脑黑了...

白:......

李:我还听说他是周棋洛的迷弟...

白:你知道的太多了。

(消音时间)

猫与鱼,兼得否?

  xjb写系列
      一时脑洞大开,几分钟完事儿
  灵感来自现实
  猫吞×鱼茨
  没有人化
      可能以后会重写
      以上

  酒吞童子是一只家猫,几年前被这家的小女儿捡来的,当时还是只奶猫的他,长的丑兮兮的,脾气还不好,曾一度要被小女儿的父亲赶出家,最后都看在小女儿的面子上饶过了他。
  几年之后,酒吞童子长大了,越发精神,橘红色的长毛飘飘,已经不是那个丑丑的奶猫了。
  他也不是闲着的猫,公猫的领地意识很强,他家和对面的小亭子都是他的地盘,谁家的公猫敢来挑事,酒吞童子也不会客气。
  他的小主人对他很好,酒吞童子也会在晚上小主人挑灯夜战的时候趴在她旁边看着她,在她困得不行的时候轻轻咬她一下以示提醒。
  酒吞童子本以为生活就是这么平平常常的,但是终有一天被打破了。
  他的小主人有一天回来,左手拎着一个白色袋子,右手拎着一个鱼缸,小主人没有理酒吞童子,接好水以后将白色袋子里的东西倒了进去。
  酒吞童子喵眼睛都瞪大了,那是一条鱼,什么品种他也不清楚,只是好看(好吃),白白的鳞片,头顶有一点红色来点缀,就是少了一只鳍,游泳似乎有点吃力。
  小主人父亲看见了,说:“你又捡什么东西回来了?”小主人转过头回答,“买来的,我看到那个宠物鱼店主要把他扔掉,就买回来了。”小主人父亲摇摇头,“你忘了你的猫?他可不会消停。”
  小主人笑了笑“酒吞可是很听话的,他一定能和小鱼相处的很好。”说完蹲下来摸摸酒吞的脑袋。
  那可不一定,酒吞童子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舔了舔嘴唇。
  
  
  新来的小鱼被小主人起名茨木童子,说是为了和酒吞童子配对。
  酒吞童子忍住一爪子挠下去的冲动,跑到凉快的地方睡觉去了,准备晚上再来收拾这条鱼。
  夜晚很静,正是干坏事的好时机,酒吞童子蹑手蹑脚的走过来,爬上桌子,盯着藏在水草中间的茨木童子。
  这条鱼真是心大,知道家里有只大猫还敢睡得这么死,酒吞伸出一只爪子,用爪尖儿轻敲鱼缸“喂,快醒醒。”
  那条小鱼慢慢从水草里游了出来了,浮上水面盯着眼前的大猫。
  “您要吃了我吗?”
  酒吞童子郑重其事的点点头。
  “可是我不好吃...我长得奇怪,又断了一条鳍,没人给我吃的,肚子里到现在还是空空的,恐怕还不够大猫先生一口吃的...”
  大猫先生不耐烦的盯着他“那你还让不让我吃了?”
  茨木被他的威胁吓了一跳,稍微潜下去一点,用更小的声音说“我...我想等我长了点肉以后大猫先生再来吃我可以吗?”
  “你说啥?”
  “我说...我想长点肉之后再给大猫先生吃,可以吗?”
  酒吞歪了歪脑袋想想,哦,好像也可以,他这么瘦,咬一口肯定都是刺,酒吞童子可不愿意吃,他点点头,“那好吧,我等着你变得胖乎些再来吃,你可别耍花招。不然——”酒吞童子伸出了他的爪子。
  茨木点点头,兴奋的冒出几个泡泡,看到酒吞童子要走,赶紧问“我能知道大猫先生的名字吗!”
  大猫先生回头,盯着水草里那条白色小鱼,说道“本大爷叫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有点后悔当初答应了那条小白鱼的要求,那条小白鱼打那天起,就开始不消停,又是向小主人讨好(虽然酒吞童子不知道为什么茨木咕嘟咕嘟几个泡泡就会惹得小主人开心),又是和自己扯东扯西,茨木大概忘了酒吞是只要吃了他的猫,竟然还和酒吞以挚友相称,不过都是茨木“一厢情愿”。
  每天,在小主人投好鱼饵以后,酒吞童子都会蹲在鱼缸旁边,盯着茨木有没有把鱼饵吃完。
  “喂,你快把那点东西吃了,说好的长肉呢,别骗本大爷。”
  “喂喂...你吃太多会撑死的,撑死的鱼死相太难看了,我可不吃那种东西。”
  就类似这样的话。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酒吞童子发现自己可能越来越离不开这条鱼了,茨木总是热情的和他说话,又会关心他,劝他不要打架。又会在他受伤的时候告诉他哪个地方长着什么草,咬烂敷在伤口上会消炎杀菌。
  大概自己也把他当做了“挚友”吧,或许更近些。
  
  
  
  之后,酒吞从晚上陪着小主人挑灯夜战,变成了陪着茨木聊天,小主人因为不小心睡过头导致作业没写完的事情也越来越多,茨木看不下去,求着酒吞晚上记得去提醒小主人,酒吞不愿意,茨木好声好气的劝说着。
  “不去,你亲一下本大爷就去。”酒吞童子有点愣神,也觉得可笑,一条鱼怎么亲?揉了揉脸,看着茨木吃惊的看着他,身体不自觉的慢慢往下沉“挚友又拿我开玩笑了,我有点不舒服,今天我先睡觉了...”说完一个激灵便藏在茂密的水草里了。
  刚刚那条鱼...是在害羞吗?酒吞童子想着。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到了夏天,酒吞受不了热,茨木更是,他经常待在水滴大口大口呼气,但是已经减轻不了燥热带来的胸闷感。
  于是有一天,茨木翻肚皮了。
  酒吞吃惊的看着鱼缸里的茨木,毫无生气,嘴只能小口小口的长着,在水面漂浮着,你喊茨木,他还能说点话,但大部分时间只能用呜呜嗯嗯的音来回答了。
  小主人也很急,急忙出门去宠物鱼店买要用的药品,酒吞迷茫了,他不知道怎么样去救活一条鱼,他让茨木撑住,自己也跑了出去。
  酒吞去找了别的猫,问怎么样救活一条鱼,但是得到的回答都不乐观,要不就是等死,要不就是把他吃了,无果,于是酒吞还是打算回家陪着茨木,祈祷小主人有办法救活他。
  茨木听见酒吞走了的声音,微微动了下身子。
  啊啊...挚友也走了,又剩我一个人了。
  大概我太弱小,小主人和挚友都不愿意管我了吧?
  明明还没长胖让挚友吃掉我。
  好想见到挚友...
  好想见到挚友...
  好想...
  抱着这样的信念,茨木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从鱼缸里窜出来,直直的掉在地面上,但是发现没有水来保护他,他害怕的甩着尾巴,想蹦回去,可是鱼缸离着他太高了,根本不可能,茨木趴在地面上,嘴巴一张一合,这张嘴再也不能吐泡泡了,这张嘴再也不能夸赞挚友了。
  酒吞回来的时候,被躺在地上快成鱼干儿的茨木吓了一跳。看见他趴在地上,酒吞想把他放回鱼缸里,他低下头,张开嘴,轻轻咬住眼前的白色小鱼,他感觉到茨木动了一下,更不敢使劲,慢慢爬上桌子,准备把茨木放回鱼缸里,放回去的那一瞬间,酒吞觉得自己的嘴角凉凉的,像是被亲了一下,酒吞看了眼茨木,他又在翻肚皮了,酒吞不想再做什么,他趴在鱼缸旁边,盯着眼前这条白色小鱼。又想起这条小鱼曾经活蹦乱跳的喊着自己挚友,挚友。
  “哦,本大爷就勉为其难的照顾你吧,撑不撑的过去就看你了”
  
  
  
  
  
  之后小主人回来了,带回来一种不知道叫什么的药水,味道有点难闻,倒在鱼缸里,不一会茨木就缓过来了,又活蹦乱跳的了,但是酒吞很讨厌这个味道,当茨木喊他的时候,酒吞嗷了一下,倒退着。
  “不,你别喊了,我不会过去的,这味道太恶心了,弄的我再也不想记起今天的事情了。”

  fin
后记:
读不通顺请谅解!好久没有动笔写东西了!
还有就是写完以后,我发现我们家鱼,真的翻肚皮了....WTF?